我们总是选择性遗忘风光背后饿殍千里,月薪1

作者: 医学科学  发布:2019-10-01

2015年底到2016年初,短短几个月的时间,PAPI酱火的一塌糊涂,谁也搞不清楚她是怎么火起来的,但是这不妨碍我们粗暴的得出几个结论:第一,短视频风口已经吹起;第二,内涵型网红将成为一种趋势;第三,网红经济的春天已经到了。

图片 1

近日,汽车之家斥资千万元包装公司签约女员工张玥玥在汽车与娱乐圈引发激论,长相酷似吴莫愁的张玥玥在整个圈子迅速蹿红,甚至有人直言张玥玥是被钱砸出名的。

在逍遥子乌镇提出网红经济这个词之前,网红是一种现象,是王思聪和罗志祥等艺人们的女朋友,是微博上一堆一堆的自拍女郎,而在papi酱之后,网红终于成为了一类经济,全世界忽然张嘴必言网红经济了,然而这一幕却总让我觉得似曾相似。

2016年被称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已经超过200家,活跃在这些平台的网络主播数量更是多到无法统计。

网红经济在我国发展由来已久,过去网红经济主要是以年轻貌美时尚达人为形象作为代表,通过主流包括直播的形式展现自身个人形象,通过社交媒体聚集人气与一大批粉丝,最终以红人的角度去推广,并依托粉丝经济群体进行转化为购买力。也有数据显示去年我国网红产业规模已经达到了528亿元人民币。

那些年被我们遗忘的网络写手们

随着网红经济的高歌猛进,其商业模式也不断进化,除了一些自发入驻直播平台、偶然成长起来的主播外,众多网红背后的专业营销团队也若隐若现,大规模培育网红的“网红孵化器”逐渐进入人们视野,网络直播平台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真格基金、红杉资本、IDG,顶尖投资机构纷纷布局;腾讯、微博、陌陌,互联网巨头相继介入……然而,在依靠网红成为移动时代新的巨大流量入口,享受着流量狂欢的同时,200多家直播平台厮杀混战,也加速了行业洗牌。

汽车之家砸千万造“人”

曾几何时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新闻,他们讲述,这个世界上有一群人,他们坐在家里仅凭一支笔、一个键盘,便创造了月入万元甚至是百万的神话,他们叫网络写手。唐家三少、天蚕土豆、西红柿、月关以及南派三叔等等,他们被网文界称之为大神。

近期,成都商报记者走进成都一家网红经纪公司“九鱼传媒”,对其CEO进行专访,探寻那些“月入百万”主播背后的故事。同时记者还采访了国内一些知名网络直播平台公司,在全民直播时代来临之际,这个行业能走多远?它们的商业逻辑和未来又在哪里? 成都商报记者 任翔

根据汽车之家官方对外的信息称,将斥资1000万元重点包装公司签约美女编辑张玥玥,打造汽车自媒体头部网红——“@车漫黄小邪”。公司网红孵化团队为其量身定制同名漫画车评栏目《车漫黄小邪》,还将投入专项基金及头部推广资源进行大力扶持,目标是打造汽车界含糖量最高的漫画车评人。

在这些大神当中南派三叔创造了后来被称之为超级IP的《盗墓笔记》一书,超级IP这个词也因为这本书而火了起来,从某种程度上引爆了IP这个词。其他的大神们,出书、改编漫画以及出卖游戏版权等等,一个个活得都风声水起,引得大批大批的后来者扎入了网文界。

网红经纪公司

图:车漫黄小邪及其日常

在吴文辉团队出走起点中文网之前,在盛大“网络迪斯尼”还未梦碎的时候,在阅文集团全面收购盛大文学以前,仅盛大文学旗下,就拥有160万网络写手,而其中能够称之为大神者却是寥寥,月入百万级不过数人而已。在这些风光的大神背后,无数的写手们挤在狭窄独木桥上,做着一本“封神”的美梦。

主播背后的神秘“工会”

对于汽车之家公布的消息中,可以提取两个重要的关键点,其一是受到争议的千万包装女员工、其二是指向最重目标导向是为了打造自媒体头部网红。

在那些少数派大神风光的背后,网文写手的生存状况堪忧,新人们梦想着与网站签约,以为那样就离“封神”之日不远。他们每天努力的写稿、加群、刷群、求转发以及求分享,他们互相抱团在一起,在各自的推荐榜上推对方的书,他们在评论区里互相刷来刷求写评论,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有几十上百个网文群,每天花在推广上的时间远远超过写稿的时间。

在当下最火的移动直播平台之一“映客”上面,你只需要花几秒钟注册一个账号,就能进行直播,手机摄像头内的天地就是你的舞台。然而,要在这个舞台走红却并不容易。2015年成立的九鱼传媒,就是一家专业做网红孵化器的经纪公司,而在2014年,它的前身还只是一个“工会”。

当大家被女员工、钱所吸引的时候,其实宏民看到了在汽车之家的战略布局中,旗下泛汽车自媒体内容与服务平台——“车家号”也将投入上亿资金启动“造星计划”。而车漫黄小邪只是整个大局的第一步而已。

然后中间有些人一不留神就签约了,但是却发现现实远比他们想像的残酷,很多签约作者每个月在保证不断更的情况下,每个月仅仅能够拿到几百元的全本奖,没有海量的读者打赏的他们连温饱都是问题。他们每天勤勤恳恳的写稿,接到各家小编的邀请,到各个写作平台上去发稿,他们饿着肚子等着“封神”之日的到来,最后却仅仅是成为了大神背后的浮尸。

“你所看到的网络主播分两种,一种是有‘工会’的,一种是纯个人的。”九鱼传媒CEO李旭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一两年前,网络主播活跃的舞台主要还在PC端,顶峰时期全国直播平台近200家之多。对于平台而言,一个个去管理主播并不现实,于是就出现了“工会”——一个“工会”吸纳一批主播,批量入住某平台,代表主播和平台谈条件,并对旗下主播进行管理和运营维护。甚至在当时,很多直播平台只允许“工会”入驻,不允许个人主播入驻。2016年以来,全民直播趋势如火如荼,这也降低了主播的入行门槛。李旭称,目前像映客这样的全民直播平台上,很多主播都是自发入驻,这对“工会”造成一定影响,但他们还是会通过其他形式入驻平台,而主播背靠“工会”或经纪公司,也能享受到很多资源的扶持。

传统网红经济多元化发展

于是在后来的后来,有一些写手,成为了网文界的“枪手”,他们把自己辛辛苦苦写出来但是没人看的书稿,以二十万到三十万字左右为单位卖给了一些“枪手公司”,然而得到的回报却不过500元左右。网络写手的邮箱里经常会收到各种收废稿的邮件,这样的废稿市场价格低到令人发指,然而很多出不了头的写手们却也只能无奈接受。

顶级主播月入200万?

从两个维度分别来看。随着社交媒体的快速发展与细分领域的多元化垂直布局,让“网红”这个词的门槛也变得越来越低。过去月入十万、千万等窜红的词让一大批颜值高、有才艺的人群相继涌入。行业门槛的降低意味着更严峻竞争的开始,当“网红脸”成为贬义词,意味着网红经济的野蛮生长加速。

一支笔、一部手机和一台电脑的诱惑

这只是极端个案

广告、打赏、微电商等简单粗暴的来钱快方式成为过去网红主流的营收方式,网红坚持做好粉丝喜欢的内容,变现的速度与难度变得很简单。而这些也渐渐成为过去式。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医学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总是选择性遗忘风光背后饿殍千里,月薪1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C语言系列一